15
2020
07

原创明金“长山之战”:皇太极围点打援战法的经典战例与“开山之作”

时间:2020-07-15 10:08栏目:在线咨询 点击: 166 次

原标题:明金“长山之战”:皇太极围点打援战法的经典战例与“开山之作”

所谓“围点打援”,就是围住一个城池或是一个荟萃点的敌人,并且以此为“诱饵”吸引其他地方的敌人声援并对其进走抨击,最大限度的息灭敌人的有生力量,同时一向消耗敌人的战斗意志,从而掌握战略全局的主动。这套战法一向以来都被兵家奉为经典,并且搏斗中屡试不爽。

纵不益看中国历史,展现了不少围点打援的经典战例,例如李世民与王世充、窦建德之间奠定唐王朝金瓯完善基础的“洛阳虎牢之战”,以及险些转折宋金战事格局、避免“靖康之耻”的“太原保卫战”,都是其中的代外之作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到了明末清初的辽东战场,也展现了一位极为善用围点打援战法的军事统帅, 他便是后金政权的第二任大汗皇太极,后来也正是他改元称帝、正式竖立清朝,同时还奠定了大清王朝定鼎中原、金瓯完善的基础。

后金天聪五年(1631年)的“大凌河之战”,就是皇太极实走围点打援的经典战例。在这其中的“长山之战”,皇太极更是将围城、对峙、佯装、打援、攻坚、切断足够结相符,表现了其拙劣的军事素养与军事指挥才能,不光全歼了前来声援大凌河城的明朝援军,更是让明朝在大凌河城中的守军彻底丧误期待,最后通盘选择了投诚,进而极大的转折了明金之间的军事力量对比。

而这场让皇太极引以为傲的“长山之战”,也就此成为了他在大战略格局下,成功实走围点打援战法的“开山之作”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展开全文皇太极包围大凌河城,孙承宗延续三次声援通盘战败而归。

“己巳之变”后,帝师孙承宗重掌辽东帅印,然而与他在此前天启朝时期首次督师辽东相比,他的绝对权威最先受到了时任辽东巡抚的邱禾嘉的“提衅”,以前熊廷弼与王化贞在辽东战场上上演的“经抚逆现在”的一幕,在孙承宗与邱禾嘉之间再度上演。尤其是在大凌河守军撤军的题目上,邱禾嘉并异国十足遵命孙承宗直接舍城、守军通盘撤离的命令实走,从而延宕了最佳的战机。

后金天聪五年(1631年)八月,皇太极兵贵神速,将尚未十足完善弄益的大凌河城团团包围,祖大寿、何可纲等一多精英将领以及一万多关宁军主力被困城中,“大凌河之战”就此打响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此前,天命十一年(1626年)的“宁远之战”,以及天聪元年(1627年)的“宁锦之战”,后金军队都在攻城战中吃了大亏。而这一次皇太极在团体城防实力远不如宁远和锦州的大凌河城,却选择了围而不打。一来,是为了缩短攻城时带来的伤亡消耗;二来,是为了强制祖大寿等人的突围以及期待明军前来声援,从而更益的发挥八旗铁骑的“野战”上风;三来,则是皇太极对于五次打败本身的祖大寿早已垂涎已久,专门迫切的期待将其招致麾下。

对于此,皇太极总结为:

“攻城恐士卒被伤,不若掘壕筑墙以围之。彼兵若出,吾则与战,外助若至,吾则迎击,于计为便。”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于是,皇太极下令,在大凌河城外环城挖了四道深沟,并且还命人筑首了一道一丈多高的土墙,八旗主力也分四个倾向扎营安放,就此将整个大凌河城像铁桶清淡团团包围。首初,还有包括多尔衮在内片面将领异国遵命皇太极的命令选择主动出击,遭受了不幼的亏损。随后皇太极重申军令,算是彻底稳定住了防线。与此同时,他还命人占领了大凌河城外的墩台,添紧对大凌河城的包围,并且在锦州与大凌河城之间的要道上安放重兵,由他亲自指挥,准备截击前来声援的明军。

面对后金军队如此邃密的包围,身经百战的祖大寿、何可纲以及一向骁勇善战的关宁军也对此无能为力,延续结构的三次突围,通盘被打回,城中也就此陷入了缺粮少薪的境地。

而为了进一步消耗城中守军的招架意志,皇太极还不忘命人佯装声援明军赶到,诱骗祖大寿出城,险些就此将其擒获,以至于在此之后祖大寿只得困守城中,不敢出城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皇太极率兵包围大凌河城的新闻传到北京,也是引发了举朝的波动,崇祯皇帝更是厉命孙承宗要想尽手段接答、声援被困城中的祖大寿等人。

为此,孙承宗从山海关亲赴锦州前面,结构对大凌河城军队的声援,然而,最后的效果却是延续三次的声援均已战败告终。

八月十六,来自松山方面的援军两千余人前去大凌河城,效果被皇太极不费吹灰之力就打退。

八月二十六,总兵吴襄、宋伟率领的六千多援军同样遭到了阿济格部的阻击,无功而返。

几天之后,吴襄、宋伟再度统兵六千,前去声援大凌河城,这一次皇太极亲自上阵,仅仅是率领着两百多人的亲兵部队,就将明军打得溃不走军,直接将其驱逐回了锦州城中,让明军彻底的颜面扫地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延续三次“填鸭式”声援的战败,不光异国为拯救大凌河城带来任何积极影响,逆而消耗了明军的势力,并且极大的挫伤了明军士气。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凌河城中的情况是愈发的厉肃,本就不多的粮食早已吃尽,这些人即便异国战物化,也将要被活活饿物化。

于是孙承宗通过全力与调度,终于凑齐了一支四万多人的军队,这是声援大凌河城的末了期待,同时也是孙承宗的末了期待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“长山之战”以明军几乎全军覆没的终局终结。

这支由张春监军,吴襄、宋伟统领的四万多明军,俨然是那时孙承宗在关外能够拼集的末了“家底”,为了能够达成声援大凌河城,拯救祖大寿、何可纲以及一万多关宁军精锐的现在标,孙承宗还为其配备了数目优裕的火炮和弹药,真可谓是破釜沉舟。

九月二十五日,明军出锦州城,向大凌河城进发。皇太极望到明军阵营整洁,装备卓异,也异国选择与之硬碰硬,而是直接璧还大凌河城下,与围城部队会相符。就云云,明军于九月二十七日,渡过幼凌河,在距离大凌河城十五里外的长山,由宋伟和吴襄别离统领本部兵马,分两营扎寨。

此时的皇太极也在积极兴师动多,他与大贝勒代善统领两万兵马前来,并分作三路,沿路袭击宋伟营地,沿路袭击吴襄营地,还有沿路辗转至明军逃回锦州的必经之路上准备截击明军。

待通盘准备停当后,皇太极一声令下,想要趁着明军立足未稳,阵型尚未稳定之际,打明军一个措手不敷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皇太极最先下令主攻宋伟营地。由于宋伟营中配备着数目重大的火炮、火铳这些“炎兵器”,再添上宋伟指挥若定,明军将士勇猛,战斗意志茁壮,尽管后金军队冲杀勇猛,但首终异国取得任何挺进,逆而遭受了重大的伤亡。据《满文老档记载》:

“(明军)竟岿然不动,容易答战,齐发枪炮,声震天地,铅子如雹,矢如雨下。”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在云云的情况下,皇太极及时调整的战略安放,最先将主攻的倾向转至吴襄阵营。吴襄营中是以骑兵为主,火炮数目较少,更为主要的是,此时后金的“隐秘武器”登场了。

此时的后金军队中,已经配备了成功仿制的泰西“红衣大炮”,名为“天佑壮胆大将军”,在线咨询并且组建了“重营”,营中皆为掌握火器操纵的汉人,由汉族降将佟养性统领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之前由于皇太极急于冲破明军阵型,在火炮阵营尚未达到战场的情况下就直接发动了冲锋,而在抨击宋伟阵营的同时,后金的火炮部队也赶到了长山战场。佟养性将四十门火炮列于阵前,对着吴襄的营地一阵猛轰,顿时人抬马翻,明军亏损惨重,再添上八旗铁骑的轮番冲击,吴襄阵营力战不支,只得溃败而走。

而在吴襄撤离战场后,宋伟只得独自面对敌军,孤军奋战。少了吴襄骑兵的策答,再添上后金军队火炮部队的添入,宋伟所部也快捷被攻破,明军就此一败涂地、四散奔逃。

可皇太极早已在明军撤返锦州的道路上,准备益了截击部队,明军又遭到了后金军队的薄情截杀,几乎全军覆没。除总兵吴襄、宋伟,参将祖大笑、祖大弼等幼批将领逃回锦州外,监军张春以及各级明军将领共计33人被生擒,明军这次对于大凌河城的声援,又以战败告终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可此时的大凌河城内,尽管望到了战场强烈的交锋场景,但受到了不久前,皇太极“假装诈骗”和“假声援”的影响,祖大寿等人只得不息困守城中,不敢出城与之接答。而实际上,皇太极在兴师长山的同时,也异国放松对于大凌河城的包围,照样异国给祖大寿任何突围逃跑的机会。

就云云,陪同着“长山之战”的溃败,明军已再无力声援,孙承宗也就此意气消沉,怀着极度忧郁闷的情感,安放益锦州的退守后,返回了山海关,只得任凭祖大寿等人“自生自灭”。此时孙承宗的忧郁闷情感是可想而知的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复盘“长山之战”不难发现,两边在军事指挥上的差距相等清晰。

根据《满文老档》记载:

“二十四日,明马、步兵四万余,由锦州城出。二十五日,渡幼凌河,即走掘壕,列车盾枪炮,整列甚厉。”

而此时皇太极的军队还要不息保持对大凌河城的包围,真实陪同皇太极而来的只有两万余人,其中还有一片面要承担截击溃败明军的义务,因而战场上的明军在人数是占领绝对上风的。

与此同时,明军在火器装备上也有着必定的上风。

战后,被后金军队收缴“红衣大炮”3门,“大将军炮”7门,“三等将军炮”600位,其余火炮、火枪、弹药数目总和达到万余。并且吴襄统领的骑兵部队,战力在此前与后金军队的战斗中,也表现了极强的战斗力,可谓是短兵相接不落下风。就是在云云的情况下,明军照样败了,并且是被打了个全军覆没,不得不让人遗憾。

可仔细对比明金统帅对于战局的指挥和安放,也不难发现,明军的战败在必定水平上是已然无法避免的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最先,明军在面对后金军队时,犯了“分兵”的大忌。

吴襄阵营的上风在于骑兵的突击性与变通性,而宋伟军中配备了大量的火炮,倘若两人能够兵相符一处、将打一方,用火器对敌人工成远距离的杀伤,再由骑兵策答形成对阵营的珍惜,避免受到敌人的冲击,那么战斗末了的胜负也将犹未可知。

而此时的“分兵驻防”,不光不克发挥协调作战的威力,逆而将本身部队的缺陷足够袒露,同时让皇太极在片面形成多打少、强对弱的上风,进而逐个击破,最后导致了满盘皆输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其次,明军再一次犯了相互不协调,不支援,各自为战的“老毛病”。

在宋伟阵营遭到强烈抨击的时候,吴襄异国给予很益的支援与策答;同样的,吴襄遭到抨击,宋伟给予的协助也微乎其微。而在吴襄阵营被击溃的时候,也异国想着与宋伟会相符,而是直接撤出了战场,留下宋伟独自答战。

也正是由于明军如此的不协同,不协调,才给了皇太极足够的调整安放的空间,使其在战场上的临阵指挥能力得以足够发挥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再次,就是明军对于两边实力的对比情况,存在清晰的认知过错。

吴襄、宋远大军刚出锦州的时候,曾有过与皇太极的短暂对峙,而皇太极选择了主动后撤,这在必定水平上滋长了明军的“傲岸”情感。更为致命的是,明军对于后金军队拥有火炮的事情全然愚昧,以至于当吴襄所部面对敌人的炮轰的,表现出了极大的惊愕之情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逆不益看皇太极,却在“长山之战”中表现出了拙劣的军事指挥才能。

他在“重营”尚未落位的情况下,就最先冲击明军阵营,以求打乱明军阵脚,避免明军阵型稳定。随后在抨击宋伟所部不克的情况下,及时调整安放,攻打吴襄,并且将火炮行使其中,确保了战斗收获。

而从全局安放来望,他先是用“假声援”疑心祖大寿,让其产生重大的疑心“包袱”,使其不敢出城,同时积极安放,将围城、打援、攻坚、截杀做了邃密安排,可谓环环相扣,细丝和缝。

也正是由于如此,后金军队是在人数、装备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,取得了“长山之战”的胜利,进而为后续对大凌河城中的祖大寿等关宁军将领进走招降,打下了极为坚实的基础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实际上在“大凌河之战”之前,皇太极也操纵过围点打援,例如在“己巳之变”中,后金军队在遵化城外击杀赵率教,永平城外击杀刘兴祚,都是专门成功的战例。只不过这些围点打援仅仅中止在片面幼周围的战斗层面,而真实将围点打援上升到大的战略层面的照样 “大凌河之战”,稀奇是期间的“长山之战”。

“长山之战”中,明军召集了数目重大、装备卓异的声援部队,可照样被打得全军覆没,皇太极在达成消耗明军有生力量的同时,也在招降大凌河城官兵的过程中占领了重大的心思上风,可谓是收获颇丰,足够达成了其战略主意。而“长山之战”,也就此成为了皇太极围点打援战法的“开山之作”,并在此后皇太极对明朝甚至于对朝鲜的搏斗中,被普及添以借鉴与效仿操纵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九年之后的清崇德五年(1640年),皇太极再度指挥了一场围城打援的经典战例,这便是明清之间最为惨烈,同时也是“关乎生物化”的“松锦之战”。

纵不益看“松锦之战”的整个过程,可谓就是“大凌河之战”的翻版。皇太极先是将祖大寿驻守的锦州城团团包围,迫使崇祯皇帝急令蓟辽督师洪承畴统兵前来声援。通过一年多的兴师动多,皇太极将洪承畴包围于松山,最后全歼了明军,并且俘获了洪承畴本人。

“松锦之战”,是皇太极一生军事生涯中最精彩的顶峰之作,也是中国军事史上围城打援的范例,而“大凌河之战”,尤其是其中的“长山之战”无疑为此奠定了主要的理论和实践经验基础,并且使得皇太极再一次取得了战略上的重大收获与胜利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8uwb4h.cn/91203875/2657054.html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

Powered by 保定柬啼房地产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